甘肃康乐县莲花山花儿会

类别: 表演艺术

地区: 临夏回族自治州

非遗在中国

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编号:

标识码: ICH.pj.B0200.cn.0000040

基础信息

甘肃康乐县莲花山花儿会

代表性传承人

简介

<p>甘肃省康乐县莲花山位于甘肃省康乐县西南部。花儿会是莲花山地区一年一度群众自发组织的花儿盛会,辐射三州(地)六县78个会场,源于唐宋,盛于时清,“文革”期间遭到禁封,改革开放迎来了新的兴盛。2004年8月,被中国民协命名为“中国花儿保护基地”。</p>

历史渊源

康乐县莲花山花儿会是洮岷花儿的总会场,辐射三州六县78个会场,历史悠久,经历了隋、唐以来礼佛和与自然抗争中的孕育期,宋代至元朝末年由劳动号子和吐蕃“踏歌”到花儿唱和的转型期,明代至民国时期的规模发展和曲调定型而丰富的成熟期,以及新中国成立至现在兴衰更迭的曲折发展期。 “石船藏古寺,玉井泻峰头”。“花儿绕比兴,番女亦风流”。莲花山花儿会源于宋代,兴于明代,盛于清代至民国时期,“文革”期间遭到禁封,“文革”后迅速恢复,改革开放迎来了新的兴盛,2004年8月,被中国民协命名为中国花儿保护基地。

基本内容

康乐县莲花山花儿会地域广大,涉及三州六县,在周边60公里半径范围内大小78个花儿会中,莲花山花儿会是历时最长,参加人数最多,朝山程序最健全,影响最深远,最具代表性的花儿会。仅康乐县境内的花儿会就有12处,时间前后长达17天,参加人数达28万多人。<br/>农历正月十五是莲麓戚家庵花儿会,会期一天,参加人数达7000人以上。<br/>农历3月28日是五户乡紫松山花儿会,会期一天,参加人数达8000人以上。<br/>农历4月16日是景古镇杨家河花儿会,会期三天,参加人数达3500人以上。<br/>农历5月5日是景古撒路坡花儿会,会期一天,参加人数达3000人以上。<br/>农历5月5日是景古镇撒路坡二郎庙、王家沟门、景古乡麻家峡、莲麓镇戚家庵、五户乡朱家山花儿会,会期除二郎庙花儿会为三天外,其余各会场均为一天;参加人数除景古镇二郎庙花儿会达7000人以上外,其余各会场均在3000人以上。<br/>主会场农历6月1日至6月6日的莲花山花儿会,会期6天,形式独特,分拦路、游山、对歌、敬酒、告别等程序,历经唐坊滩——上山——下山——足古川(第四天)——王家沟门(第五天)——紫孙山(第六天),参加人数达18万人次。<br/>莲花山花儿会除以莲花山为中心的莲花山主会场外,还形成了辐射四周的“唱山网”,重点包括:峡城花儿会、门楼寺花儿会、庙花山花儿会、羊沙花儿会、石门花儿会等。

传承谱系

1、四十年代的“串班长”、“唱把式”景满堂 景满堂,男,1870年生,1952年去世,康乐县莲麓乡海甸村人,由于生长在花儿的故乡,在耳濡目染中,景满堂自小就学会了唱花儿,20多岁时,就成了一位小有名气的“花行家”,唱把式。莲花山至今还流传着景满堂“死罪唱成活罪”的美谈。 2、五十年代“一代歌魁”丁如兰,“串班长”、“唱把式”杜万华。 丁如兰,女,汉族。1922年10月出生在莲麓乡地寺坪村一个农民家中。从15岁唱起,直到1981年3月去世,整整唱了40年的莲花山花儿。在唱花的岁月中,她的真名反而被艺名淹没了,人们只叫她“穷尕妹”,却很少知道她姓“丁”,名“如兰”,人们称赞她是个“半个莲花山”、“一代歌魁”,留下了“歌压三州六县”的风流佳话。 1956年10月,丁如兰和马秀兰、蔡发红、张生彩四位唱家到省城兰州集训。1957年3月,去首都北京参加全国民族民间文艺汇报演出,并在中南海剧院受到中央领导刘少奇、周恩来、朱德、董必武等的接见并和他们留影。 杜万华,男,汉族,1918年出生于康乐县五户乡小寨村,1999年去世。解放前就朝山浪会唱花儿。他爱唱秦腔,在村戏班子里担任主角,所以他的花儿多把戏词串在花儿里,爱唱本子花儿,最拿手的是唱三国、唱杨家将,人们送他一个雅号叫“杜三国”。 3、六十年代“串班长”、“唱把式”董海燕、张生彩 董海燕,男,汉族,1925年出生,2001年去逝。康乐县景古乡秦家河村人,粗识字。1958年12月,康乐县成立文艺专业培训班,对群众民间文艺队伍进行培训,中央有关部门派来歌曲专家贾爱荣等三人到现场指导,在培训班上,他创作的莲花山花儿受到专家的好评,因此,他和丁如兰等被选拔为代表,代表临夏州去省上参加1959年2月的甘肃省民间文艺业余汇演,并获了奖。1960年5月,他又参加了省文教方面社会主义建设先进单位和先进工作者代表大会,荣获奖章。他所创作的莲花山花儿《把心献给毛主席》被评为优秀花儿。他整理和创作的莲花山花儿很多,有些刊登在《莲花山》刊物上,如《十劝人心》、《十二贤孝》、《莲花山20景》等。在他75岁高龄时仍然随身携带着一个小本本、一支笔,一有好人好事、好花好歌,就随手记上,以创作更多的花儿。 张生采,男,汉族,生于1933年,2000年病故。康乐县五户乡元树人,不识字,一贯务农。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省花儿学会理事。他从12岁起就上莲花山唱花儿。他天生一副好嗓子,头一年朝山就出名,成了娃娃唱家。从此,他年年朝山唱花儿,最终成了编花串花的大把式。1957年3月,他和丁如兰、马秀兰一起赴北京参加全国民族民间文艺汇演,他们演唱的莲花山花儿被评为优秀节目,并在中南海剧院演出时,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刘少奇、周恩来、朱德、董必武、彭德怀等的接见。从北京回来后,他被誉为“多才多艺、名震三川的大串班长张大拿”。改革开放后,他除了挖掘整理民间传统花儿,如《十二月牡丹》、《十二相属》、《十二贤孝》、《八洞神仙》等外,自1979年起,连续6年帮助康乐县文化馆培养了近200名青年歌手,创作了大量的时令花儿。 4、七十年代的丁鸿义、朱淑秀 丁鸿义,男,汉族,1929年出生,康乐县莲麓乡地寺坪村人。丁鸿义多才多艺,能拉会唱,既是大戏秦腔里的角,也是耍社火的龙头,更是花儿行里的串班长和唱把式。他和丁作枢合作创作、整理的《唱游莲花山》广泛传唱,历久不衰,受到中央、省、州新闻媒体多次的采访和嘉奖。 朱淑秀,女,汉族,1947年生,康乐县五户乡朱家河村人。她虽然不识字,可记忆力特别好,凡是传统花儿、民间故事、神话传说,只要听一遍,就能永久不忘。这对她当串班长,唱花编花是一大优势,如长达50多句的传统情歌《包拯相》,12句的《想吃山里卧龙头》,30多句的《尕黑驴驮松香》等,她能一字不漏地背下来。 朱淑秀和张生彩一样,她们把极寻常的日常生活用花儿表达得淋漓尽致,形象生动的反映了此时此地独具特色的人文景观。 5、八十年代的歌坛新秀米兆仁 米兆仁,男,汉族,1947年生,康乐县景古乡米家巷人,高小毕业。他非常爱看报纸,钻研党的政策,他创作的莲花山花儿贴近生活,符合政策,思想教育作用很大,20世纪60年代已是景古一带颇有名气的“娃娃串班长”了,1979年参加县上举办的花儿演唱会,1980年参加了临夏州民族民间艺术座谈会,1982年参加了甘肃省文化厅、省文联组织的在广西南宁举办的“三月三”歌舞演唱会,1983年参加了中国文联在兰州举办的民间文艺花儿学术研讨会,随后又参加了兰州市文联举办的“七月七”金城花儿会,在每次花儿演唱会、艺术研讨会中,他创作了大量脍灸人口的好花儿。 八十年代莲花山花儿的“唱把式”、“串班长”,还有汪莲莲、石玉玺、丁维忠、马梅兰等。

基本特征

花儿会是新中国成立以后慢慢产生的名称,它的原始名称叫“唱山”或“山场”。莲花山花儿会自元朝末年形成以来,至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经过600多年的发展,形成了如下一些基本特征。(1)莲花山花儿会把优美的自然生态环境和优秀的民间文化艺术巧妙的结合起来,其花儿唱词丰富,音调古朴,唱曲独特,且莲花山唱山礼佛的这一习俗在全国是独一无二的,因而莲花山花儿会具有独特性的特征。(2)伴随民间朝山、礼佛产生和发展而形成的对民间庙会的依存性特征。(3)莲花山“唱山”、“山场”有一定的时间、地点,有“串班长”、“唱把式”,有“堵半截”、“马莲绳拦路”、“对唱”、“迎宾”、“敬酒”、“扎摊子”、“朝山”等一套完整程序,因而形成了在莲花山——王家沟门——紫松山(子孙山)这样从农历6月初1到初6大型“山场”盛会中的程序性特征。(4)莲花山花儿虽然可以一个人单独吟唱,但毕竟单调乏味,不成气候,只有在花儿会时,三五成群组成联唱,唱花摊子一个连一个,成百上千的花摊子共同演唱,才能体现花儿会的宏大场面。因而莲花山花儿会具有群体性特征。(5)莲花山花儿不论谁唱,唱什么内容,其目的只有两个字:“娱乐”!在过去漫长的岁月里,一是“娱神”,二是“娱人”。尤其在生产之余唱花儿逛山场成了莲花山人民忙里偷闲、解愁消乏,寻欢作乐的一种最简便最快乐的事,因而莲花山花儿会具有极强的娱乐性特征。(6)莲花山花儿的唱词来源于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能充分体现劳动人民的喜、怒、哀、乐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且唱曲简单易学,唱词大多都是即兴创作的,在花儿会上可以人人当演员、个个当作家,因而莲花山花儿会具有通俗性特征。

主要价值

具有上述特征的康乐县莲花山花儿会,在整个西北地区乃至国内外享有很高的声誉,被国内外学者称为“西北之魂”、“西北的百科全书”。挖掘、抢救、保护莲花山花儿会,其价值主要有二点: (一)文化历史价值。莲花山花儿在吐蕃“踏歌”中孕育,在“牛拉拉”、“烟雾拉”等曲调中完善,在江南移民的“吴歌”中发展,逐步走向成熟,是中国西部洮岷花儿的发祥地和传唱地。其丰富内容和基本特征以及传承历史,在中国民间艺术中实属罕见。发展抢救和保护莲花山花儿,不仅对丰富和完善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乃至对世界民间文化艺术的丰富和完善,都将产生一定的积极作用。 (二)科学实用价值。发掘、抢救、保护莲花山花儿会,研究当地民俗文化和地区性的精神文明建设,增强社会凝聚力、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促进文化交流,丰富人民群众的文化生活,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都将产生重要的促进作用。

濒危状况

莲花山花儿会虽然在临夏州委、州政府和康乐县委、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作了许多发掘、抢救、继承、弘扬工作,活动开展良好,但仍然存在不少难以解决的问题。<br/>(一)花儿会赖以生存、发展的社会基础发生了改变,一些传统民俗日益淡化,加之现代文化和西方文化的冲击,传统节日逐步由现代节日代替,花儿会的主要活动阵地和规模逐渐缩小。<br/>(二)一些颇有造诣的花儿歌手因年事已高逐步退出舞台,有的相继谢世,一些经典花儿和演唱技巧难以得到传承,而年轻的花儿歌手中能独树一帜,享有威望的很少。<br/>(三)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和市场经济的发展,人们文化生活日益丰富,审美需求提高,对花儿的兴趣愈来愈淡漠。一些花儿歌手外出打工,参加朝山唱花儿活动愈来愈少,使花儿歌手人数锐减且后继乏人。莲花山花儿会的发展举步维艰,濒危状况难以改变。

保护措施

<p>(一)1983年甘肃省政府批准建立“莲花山自然保护区”,加强对莲花山自然生态环境的保护。</p>(二)省政府办公厅批转甘肃省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方案。<br/>(三)举办了十余届花儿演唱会及商品交易会。<br/>(四)修建了公路、宾馆、饭店等基础配套设施。<br/>(五)举办了由190多位海内外专家参加的“中国传统音乐第十三届年会暨第一届花儿国际学术研讨会”。<br/>(六)2004年,临夏州制定了《莲花山花儿会保护规划》(2005年—2014年)<br/>(七)康乐县人民政府投入大量的人力、财力,挖掘、整理莲花山花儿,组织出版了《莲花山与莲花山花儿会》、《花儿集萃》、《莲花山系列丛书》、《重修莲花山纪实》、《唱游莲花山》、《莲花山与莲花山花儿及花儿会介绍》、《莲花山》(1-7期)等书刊,拍摄 了《莲花山风情》、《莲花山花儿会》等专题片。<br/>(八)2004年8月被中国民协命名为“中国花儿保护基地”。<br/><p><br/></p><br/>

道具

彩扇、阳伞、马莲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