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帝文化

类别: 社会风俗、礼仪、节庆-人生仪式-祭祀

地区: 株洲市

非遗在中国

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编号:

认证级别: 非遗项目

标识码: ICH.pj.C0307.cn.0000014

基础信息

炎帝文化

简介

炎帝神农氏是中华民族始祖、我国农耕文明的创始人、医药文化的鼻祖。地处湖南省东南的炎陵县,是炎帝神农氏陵寝所在地。炎帝文化是以炎帝为始祖的各民族原始先民智慧和长期实践的总和。在炎帝文化熏陶和影响下,形成的团结统一、独立自主、爱好和平、自强不息、勇于奉献、变革创新等优秀历史文化传统美德,对今天华夏儿女的正确人生观、价值观、生活方式和发展道路的选择,仍产生深刻的影响。

历史渊源

据史料记载和发掘遗存考证,炎帝是我国上古时代杰出的部落首领,中华农耕文明的创始者,故称神农炎帝。炎帝开创的农耕文化、医药文化、工业文化、市场文化、民俗文化、火文化、茶文化、易文化、龙文化、祭祀文化、原始艺术等,是炎帝文化的总称。炎帝文化已成为华夏民族宝贵的文化遗产。炎帝文化属“原创性文化”,她的形成经历了血缘认同、政治认同、文化认同的过程。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认同不仅促进了中华文明多元一体格局的形成,而且在中华民族的孕育形成过程中产生了特别强的凝聚力,至今乃至今后长时期仍是维系民族团结、国家统一,增进社会稳定的牢固纽带。

基本内容

炎帝的伟大功绩是炎帝文化形成的宏厚根基。炎帝文化具体包括: 始作耒耜,教民耕种,创农耕文化:在炎帝前,先民不知耕种,不知谷物为重要食物。是炎帝首倡种谷、带领先民告别漫长的蛮荒,跨向了文明时代的门槛。史料《逸周书》、《周易•学辞下传》、《管子•轻重成》、《皇王大纪》等均有记载。炎帝教民耕种过程发明了工具(代表作—耒耜),极大地促进了农业生产发展,使得先民不仅种谷物,也种桑养蚕,还带动畜牧饲养业的发展,懂得用畜力农耕。农耕文明本身就是一种文化形态。在发明农耕初期,炎帝“弦木为弧,剡木为矢”,发明了弓箭,在当时既便于渔猎、抗击猛兽,又可健体强身,为现代射箭、飞镖、投掷等体育运动项目的雏形。 遍尝百草,发明医药,创中医药文化:上古先民长期采食野生植物,生吃动物肉类,不时发生呕吐、腹痛、腹泻、昏迷等疾病,甚至因此而死亡。为了减轻先民的痛苦,炎帝置自己生命于不顾,大胆尝试采食一些植物茎叶,以达救治的目的,最终因误尝断肠草而献身。大量史料记载炎帝发明中医药这一重要功绩。《帝王世记》载:炎帝神农氏尝味草木,宣药疗疾,救夭伤人命”,“磨宓鞭茇察色腥,尝草木而正名,审其平毒,旌基燥寒,察其畏恶,辨其臣使,厘而三之,以养其性命而治病”,《史记•补三皇本记》又载:神农“以赭鞭鞭草木,始尝百草,始有医药”,《淮南子•修务训》说,“古者民茹草饮水,采树木之实,食蠃蚌之肉,时多疾病毒伤之害”;于是神农“尝百草之滋味,水泉之甘苦,令民知所避就”。所有种种记叙,无不生动描述了炎帝神农氏在与大自然和疾病作斗争的过程中,为救民而舍生忘死无私无畏的献身精神,由此诞生了中国特有的中医药,并逐步发展成为一种中医药文化形态。我国第一部药物学专著,取名《神农本草经》,足以表示后人追念神农氏发明中医药的重大功德。 作陶为器、冶制斤斧,治麻为布、制作衣裳,台榭而居、安居乐业,创工业文化:炎帝发明创造生产工具,直接促成了手工业萌芽。制陶、冶炼、缝织、建筑等工业文化都源于炎帝部落,最早的冶陶技术是炎帝发明的。制陶的出现既方便了先民生活、生产,同时伴随陶艺的提高,描绘生活,记录生活,传递信息的最初原始艺术也产生了。《路史》载:神农“教之桑麻,以为布帛”;《礼记•礼运篇》说炎帝神农“治其丝麻,以为布帛”;《庄子•盗跖》又云:神农之世以耕而食,织而衣。可见炎帝神农氏不仅教人农耕,种麻桑,而且知晓以麻丝织成衣裳,御寒取暖。《拾遗记•炎帝神农》载:神农之世“米锾之铜以为器”,懂得筑舍而居。《礼礼•礼运篇》载:炎帝之时,断木“以为台榭,宫室牖户”。从此, 逐渐告别了钻山洞、树居、穴居的状况,躲避了风雨,避免了猛兽对先民的侵害,从此人类的生活、生存方式发生了重大变革,从原始状态走向了文明进步。 日中为市,首创交易,启商贸文化:《易经•多辞》载:炎帝“日中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汉书•食货志上》曰:“洪苑八政,一日食,二日货,食谓衣殖嘉谷可食之物,货谓布帛可衣及金刀龟具,所有分财布利通散者也。二者,生民之本,兴自神之世”。这些史料记录的都是炎帝创交易,兴商贸的功绩。随着农耕文化的发展,社会生产力和生产水平日益提高,社会分工的细化,制陶、缝织逐渐从耕播中分离出来,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也使产品日益丰富,一些产品出现剩余,农工互惠互补成为可能,于是以物易物,互通有无的交换活动萌芽了。交易的产生不仅满足了人们对生产、生活资料的需要,而且进一步刺激了社会分工和技术进步,同时,交易活动还促进了各种文化信息的交流,增进了人们相互交往与融洽,为形成广 大地域间经济与文化统一、融合提供了条件。 削桐为琴,练丝为弦,创民族民间音乐:《世本•作篇》载:“神农作琴,神农琴三尺六寸分。上有五弦,曰宫、商、角、徵、羽”。汉•扬雄《扬子》载:“昔有神农造琴以定神,禁淫僻,去邪欲,反其天真者也”。汉•桓潭《新论》载:昔神农氏继宓羲而王天下,上观法于天,下取法于地,于是削桐为琴,练丝为弦,以通神明之德,合天地之和焉”。炎帝神农氏制造五弦琴后,各部落分工仿制,争相弹奏,广泛运用于各种祭祀(蜡祭、傩舞)和欢庆娱乐之中。每当农耕、打猎获得丰硕成果,人们集在草地上、山林中或篝火旁,弹着五弦琴,唱着,跳着,伴之敲竹梆、吹树叶、……应有尽有,无拘无束,欢快非常。至今炎帝陵殿前还设有“咏丰台”娱乐场所。随着五弦琴问世,从生产劳动中提炼出来的许多音乐旋律、民歌、小调应运而生。流行于广大 城乡的民间小调,如《孟姜女哭长城》、《送郎调》、《柑子树上打白花》等音乐旋律均为五音阶构成。至今炎陵县还保留着长鼓、钱花筒、竹梆敲击、渔鼓、傩舞等较为原始的民族音乐和舞蹈表现形式。 蜡祭天地,图腾盛世,创祭祀文化:祭祀文化是炎帝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到炎帝时代的后期逐步形成一套祭祀活动,祭天、祭祖、祭神。而封禅和蜡祭、傩舞又是祭祀文化中的主要表现形式。蜡祭是原始先民在腊月里庆贺农业丰收的报酬之礼,是农耕文化的重要节庆。传说,在蜡祭的前一天,先民们从四面八方赶来,举行盛大的傩舞。傩舞是炎帝创造的,源于驱疫除鬼仪式,是一种装扮成能威慑病疫鬼蜮的面具舞蹈,常常由骠悍健美的青壮年男女戴着与氏族图腾、族徽标志有关的面具,随着傩乐起舞,以表达期望风调雨顺、平安吉祥的心愿。 自炎帝“崩葬于长沙茶乡之尾鹿原陂”起,人们就开始运用炎帝创造的祭祀方式祭奠炎帝,缅怀炎帝的丰功伟绩。炎帝神农氏成为先民心目中最尊贵和崇敬的地皇。从那时起,先民对炎帝的祭祀仪式越来越隆重。各种祭祀典礼见诸 于炎帝陵。官方最早祭祀炎帝始于秦灵公。除了蜡祭、藉田和祭祀先医之外,祭祀炎帝陵已成为重要的祭祀形式。炎帝陵祭祀,见诸史料始于唐代,《路史》曰:“有唐尝奉祀焉”。宋乾德五年(公元967年)太祖诏命“建庙陵前,肖像而祀,随之遣官诣陵致祭”,并“三岁一举,率以为常”。此后,元、明、清各代对炎帝陵的祭祀从未间断。有史记载,明代15次,清代达38次。祭祀的名目繁多,以告即位为主,此外还有告禳灾除患、靖边军功、亲政复储、万寿晋徽、先人后事等。时至今日,前来祭祀朝拜炎帝陵的国人,港澳台同胞以及海外侨胞等华胄络绎不绝,炎帝陵香火不断,炎帝陵已成为炎黄子孙寻根祭祖向往的圣地。炎帝陵祭祀形式分官方祭 祀和民间祭祀。官方公祭称之公祭或告祭,民间祭祀以告祭为主。祭祀时间选在各种节令、节庆(除夕、春节、清明节、端午节、尝新节、中秋节、重阳节、回归日、喜庆月、丰收年、炎帝节等)祭祀。祭祀方法有乐祭、舞祭、文祭、火祭、龙祭、物祭等,乐祭中有歌祭、舞祭。祭祀乐曲代表性地古有《哭皇天》、《朝天子》,现有《炎帝颂》、《祭炎帝》。祭祀仪程为序曲、敬香、敬花篮、敬供品、开午门、礼成等,舞祭多为跳起展示歌颂炎帝功德的各种舞蹈;文祭有祭文、颂文、碑文等;火祭是击石取火、药龙喷火、龙舟圣火、五岳天火等;龙祭即汇聚代表56个民族的56节长龙、代表5大洲华侨的5色龙、歌颂炎帝农耕文化的3人布龙和草药火龙、反映炎帝重八卦生太极的阳阴龙、现代竞技龙、人龙、飞龙等各种特色龙,结合24节气的24节令鼓、神农锣鼓和南北狮演绎龙狮朝圣;物祭即敬献供品,有三牲(牛、猪、羊)、五谷(稻、麦、粱、粟、豆等五谷杂粮)、时鲜(祭祀时节的新鲜水果),还有社会团体、个人在弘扬炎帝文化、继承炎帝创造精神,生产、生活过程中制造的各种食物产品。祭祀仪仗有反映炎帝文化的五谷耒耜表演队、三牲五谷时鲜供品队、《炎帝颂》大型歌舞表演队、祭祀乐曲演奏队、神农锣鼓队、祭祀幡旗队、民间唢呐队、龙狮朝圣队、牛角吹奏队以及圣火采集手等等。祭祀仪式有官方和民间之分,官方祭祀仪式有公祭大典、告祭典礼,其中又分迎宾仪式、引导仪式、祭典仪程、瞻仰仪式、开午门仪式、谒陵仪式和祭文碑揭碑仪式、签名仪式、捐赠仪式等等;民间祭祀仪式有墓前牲祭、上香敬供、跪拜祈福、许愿求应、还愿祭拜等等。 炎帝陵祭祀活动经过几千年的传承,已形成了独特的炎帝陵祭祀文化样式,是海内外炎黄子孙虔诚祭祀炎帝始祖必需的表现形式。 炎帝的伟大功绩是炎帝文化形成的宏厚根基。炎帝文化具体包括: 始作耒耜,教民耕种,创农耕文化:在炎帝前,先民不知耕种,不知谷物为重要食物。是炎帝首倡种谷、带领先民告别漫长的蛮荒,跨向了文明时代的门槛。史料《逸周书》、《周易•学辞下传》、《管子•轻重成》、《皇王大纪》等均有记载。炎帝教民耕种过程发明了工具(代表作—耒耜),极大地促进了农业生产发展,使得先民不仅种谷物,也种桑养蚕,还带动畜牧饲养业的发展,懂得用畜力农耕。农耕文明本身就是一种文化形态。在发明农耕初期,炎帝“弦木为弧,剡木为矢”,发明了弓箭,在当时既便于渔猎、抗击猛兽,又可健体强身,为现代射箭、飞镖、投掷等体育运动项目的。

传承谱系

1996年11月,经国务院批准,炎帝陵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1997年6月,炎帝陵被中宣部列为首批百个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同时编辑出版“百个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丛书”—《神州第一陵—炎帝陵》。 1998年,为满足华夏儿女对炎帝的敬仰之情,国家邮电总局发行了一套炎帝陵纪念邮票。 2000年中国侨联将炎帝陵定为全国侨联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每年炎帝陵游客超过百万人次,从1988年重修开放后,累计超过2000万人次前来炎帝陵充当传承炎帝文化的使者,其中华人华侨、台、港、澳同胞上百万人次。 1994年成立了炎帝陵基金会,其主旨就是组织各类专家学者开展炎帝文化研讨,并承担筹集社会资金,加快炎帝陵的建设、保护。炎帝陵的祭祀活动以成为传播炎帝文化的重要载体。1993年以来,来自全国社会各界和海外华人华侨在炎帝陵先后举行了告祭、公祭活动达1000余次。尤其在每年腊月除夕、春节、清明、炎帝诞辰日(农历四月二十六日)、端午、重阳以及“五一”、“十一”节庆,前来炎帝陵祭祀炎帝的民众和民间组织及海外华人团体更是络绎不绝。因此,许多国家级领导人对炎帝文化的传承高度重视,纷纷慕名亲临帝陵拜谒,不少领导人还亲手为炎帝陵题写了字、词。1986年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题写了“炎帝神农氏之墓”的墓碑;1987年6月20日,时任中顾委主任陈云为炎帝陵题词“炎黄子孙,不忘始祖”;1993年9月4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江泽民亲自题写“炎帝陵”陵款。除此之外,还有尉建行、李铁映、耿飚、严济慈、赵朴初、周谷城、周培源、杨静仁、张爱萍、钱伟长、江华、王首道、屈武、王任重、杨汝岱、王恩茂、雷洁琼、王汉斌、彭佩云、毛致用、乌云其木格等国家级领导都先后来到炎帝陵,并为炎帝陵题词,以传承炎帝文化为己任。 炎帝的创造发明经过炎黄子孙五千余年的传承,已形成了现代的工、农业生产方式、分工和工具,中医药学的理论和广泛应用,生活的居住、习俗和节庆等等。

基本特征

<p>1、炎帝不是上帝和神仙,而是为人类创造生存发展条件的始祖。在人们普遍的文化心态中,把炎帝文化视作养我、育我的生命之基。<br/></p>2、炎帝文化的形成,是通过炎帝的贡献给华夏子孙诸多功绩而体现出来的,是面向生活实际,获得举族认同,万世祭奠的智慧。<br/>3、炎帝通过发明儒家文化的核心思想—礼的本源,揭示的文化现象是从人类生存的最基本的物质生活中产生,顺应自然生态的创造,因而世世代代传延不息。<br/>4、炎帝文化创造出中国哲学道和器,形而上和形而下、理和欲、格物致知等一系列范畴,形成中国特色的生活文化。同时,又创立了中国传统文化模式,即以伦理道德为本。<br/>5、炎帝文化表现在感情上,体现的是一种人与人相互依存和协作精神。个人依附群体,很少有孤独感。认同祖先与认同文化血脉融为一体,使人具有积极入世的生活态度,强劲的亲和力,有利于民族的凝聚和绵延。

主要价值

炎帝文化是以炎帝为始祖的各个民族原始先民智慧和实践的总和,也是整个华夏民族传统文化的源头。首先,炎帝文化在当时各种文化的剧烈碰撞中,广泛汲取优秀文化,为多元一体文明格局的形成奠定了基础。其二,奠定了我国古代农业立国和农业文化的基础。直到今日,农业仍是国民经济的基础,其重要地位不容忽视。“无农不稳”已成为国人共识。其三,炎帝文化的产生与发展,促进了社会形态的转变,炎帝时代是人类社会大变革、大飞跃的时代。其四,炎帝文化的形成,经历了血缘认同、政治认同和文化认同的过程。这种认同,至今仍然是维系民族团结、国家统一的牢固纽带。在这种文化的影响下,中华民族向往统一团结,顾全大局,反对分裂。即使在民族遭遇外侮欺凌的紧要关头,能以强有力的向心力、凝聚力,共御外敌,奋发图强。其五,在炎帝文化的熏陶和影响下,随着时代变迁和社会进步,经过扬弃,形成了我国优秀的历史文化传统,如团结统一、独立自主、爱好和平、自强不息、勇于奉献、变革创新等,对今天中国人的人生观、价值观、生活方式和发展道路的选择,仍产生深刻的影响。

濒危状况

虽然目前党和国家都非常重视民族文化、传统文化的弘扬与传承、保护和发掘,从方针政策到具体措施都加强了力度,但在全社会广泛形成共识,狠抓弘扬方面,仍存在不少薄弱环节。一是传承的广度、深度不够,缺乏系统的炎帝文化研究和普及,以“炎黄子孙”自谓的现代人,对炎帝的创造发明、炎帝的精神及其衍生的炎帝文化知之甚少,尤其在广大青少年中,继承传统文化观念越来越欠缺。二是传播、教化炎帝文化的手段、办法不多,产生的影响和效果也就有限。三是对承载炎帝文化的基地投入不够,炎帝陵规划中七大区域目前只建成了一个区域。炎帝文化实质上是整个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源头,在基地建设方面,目前基本上仅仅是所在地炎陵县在做。要做大做强必须从国家到省都要认真重视起来,纳入重要的文化工程项目。

保护措施

1、1994年株洲市人民政府拨款90万元,着手编制了炎帝陵建设总体规划。1996年湖南省人民政府批准了炎帝陵总体规划。1999年至2004年进行了多次修编,框定了保护区面积,明确建设完善的项目内容。<br/>2、1996年,炎帝陵经国务院批准、公布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br/>3、从1994年起,成立了由国家级领导人为名誉会长,省级领导为会长的高规格炎帝陵基金会,进行正常办公,一方面筹集建设资金,另一方面牵头举办一些传播炎帝文化的活动。<br/>4、重修炎帝陵殿后,组建了炎帝陵管理局,队伍不断充实提高,基本建立了一支知晓炎帝文化的专业管理队伍。<br/>5、2002年,在京举行了“炎帝文化与21世纪中国社会发展”专题学术研讨会,李铁映、费孝通、杨汝岱等领导出席,就炎帝文化、炎帝精神的时代价值进行了研讨。<br/>6、近10年来共搜集、整理、编辑、出版了百余种共50万册有关炎帝文化的书刊、画册。<br/>7、县财政拨专款,设有高标准炎帝文化资料、档案专库。

相关制品及应用

<p>1、炎帝陵殿。始建于乾德五年(公元967年),有史料可查的记载有:明代三次大的修葺(1370年、1524年、1620年),清代修葺9次,民国二十九年(公元1940年)修葺一次。1986年6月28日国家动工进行重修,1988年10月竣工。同时修复的还有谒陵广场、咏丰台、天使馆、功德坊,而后又兴建了圣火台、祭祀碑林、牌坊等其它附属建筑。<br/>2、神农大殿。2001年投资8000万元恢复建设,历时一年,同时恢复建成的还有东西配殿、祭祀广场、朝觐广场、圣德广场、圣火台、咏丰台。炎帝陵总体规划,1994年经国家著名文物、古建筑专家评审编制,其规划面积达111.86平方公里,按不同文化类型区分为祭祀拜谒区、故道游览区、农耕文化区、神农采药区、日市集贸区、华夏墓园区等。</p>